辽宁旅游开始的地方 设为极速时时彩 | 加入收藏
  城市导航: 沈阳 | 大连 | 鞍山 | 抚顺 | 本溪 | 丹东 | 锦州 | 营口 | 阜新 | 辽阳 | 铁岭 | 朝阳 | 盘锦 | 葫芦岛    
2019/8/5 滚动公告:
 
站内搜索
  本年度热点
铁刹山游记 213
大连老虎滩游... 215
秋游青山沟 215
笔架山游记 214
游北陵公园 217
您当前的位置:游客网 >> 出游感悟
笔架山游记
发布时间:2019/7/10
  锦州本来是不在行程安排之内的。只是想在锦州换车去盘锦,因为不想在黑乎乎的凌晨五点踏出一个陌生的站台,所以选择换一次车来打发时间。
  到达锦州的时间是早上6点多,天已经大亮了。从车窗里望出去,淡红的太阳挂在一层低低的薄雾之上,静静的望着雾气笼罩下的大地。
  吹过站台的风带着轻轻的海的味道,一夜未睡,脚步却没来由的轻快。没有去售票窗口买该买的车票,而是径直走出了出站口。忽然决定,要留一点时间给锦州。
  还好在出门之前将这一路沿线的情况都大概了解过滤了一下,所谓的情况也就包括两项:美景、美食。而锦州对这两项的答案是:笔架山、海鲜。至于大广济寺等地方,就带过吧。
  火车站西侧就有直接到笔架山的中巴车,票价5元,车程1小时,随时发车。
  清晨的锦州依然一幅沉睡未醒的样子,一路的清冷。当中午再沿原路返回时,热热闹闹几乎让人认不出了。车子一路向南,很快就过了小凌河和女儿河,出了市区。
  小凌河水宽阔而平缓,粼粼的波光静静托着越升越高的太阳。仅仅这幅画面,就可以安心地说一句,锦州没有白来。
  笔架山是锦州市最南端的一个小岛,因为远望形如笔架而得名,与全国众多的笔架山一样。但是它独特一点的地方在于,它有一道“天桥”——在涨潮的时候它是一座离岸的小岛,而退潮之后,则有一条小路与大陆相连。
  我对涨潮退潮的时间没有一点概念,想着去碰碰运气吧。
  到的太早,几乎没有游人,只有赶海的当地人走上来兜售刚刚拣上来的虾蟹。我问是就在这里拣的么?心里颇有些跃跃欲试。被告知是在另一边的水闸,只好笑笑走开。
  在售票处询问现在是否有路可以走过去,答曰自己去看,有路就走嘛。
  路倒是有,可惜只有半条,中间一段没入了海水之中,虽然不长,但看不清深浅,还是不太敢冒这个险。心里还是希望走过去的,于是再找人打问,才知道原来这些天是退大潮(或是小潮?没分清。)的,最近几天都不可能有完整的路走,想过去只有坐船。
  海边停了很多船,其中汽艇是供游人坐的。人太少,等了很久才凑够了一船8个人。船费是单程的,10元。开始觉得很不以为然,想赚钱又这么不大方,干脆一下收20元来回就是了,何必分开两次,难道我过去了就不回来了么?后来想了想,还是人家有道理,如果刚好赶上退潮,有一程是可以走过去的。不过还是觉得价格贵了一些,毕竟只有1公里多一些的距离,汽艇开起来只要2分钟。
  海上有雾,小岛一点都不巍峨,小小的一点。
  上了岛就开始爬山,同船过海的照相师傅招呼我:“姑娘,拍张照片吧,一会儿涨潮路就没有了,天下奇景哪!”
  我笑笑对他挥挥手。从来不做这种对不起我的相机的事情。而且,心里还是有一点小小的希望吧,希望回来的时候,能够看到一条完整的“天桥”。
  山不高,一路石阶到山顶。原来小岛是一座南北走向的山,南北向比东西向距离上长很多。站在海边看到的仅是北面而已。从北向南,一路上有五老圣母殿、三清阁、神龟出海、一线天等景点。当然最美的景色还是海。
  我暂时没心情欣赏美景,只想先找个好地方解决手上的三个螃蟹。在山脚买的,一个当地的老婆婆在家里煮熟了拿来卖给游人。
  五老圣母殿前的石雕门柱(或者是牌坊?)吸引了我,浮雕图案栩栩如生的。跨进门槛的一瞬下意识的停了一下,想了想,回手把螃蟹放到了门外。
  一个中年妇女从地铺上起身迎接我,问了我从哪里来的之后开始鼓励我烧一柱香,今早的第一柱香,大吉大利哪。居然就被说动了,是不是年龄逐渐大了,心态也就会跟着改变?从来不屑一顾的游说,也变成了一声,宁可信其有吧。
  “请”了一柱香,按照女人的指示,去烧给管我这个土命人的地母娘娘。正正经经的求了家人平安,父母康健。再“请”四根红布条,系在了门外香炉正对着北京方向的那个角上。
  终于在三清阁前的广场边上找到了个面海的好地方。脚下是坡度很陡的山坡,山坡下就是一望无际的海了,坐在这里,我和海之间除了阳光之外毫无阻隔。
  还有,背后是一棵菩提树。这好象和螃蟹没什么关系,但我还是觉得有了它有点不一样。
  螃蟹非常非常鲜,应该是今天早上才离开大海的,可惜现在回去的只是壳了。唯一的一点小遗憾是有几只苍蝇一直在锲而不舍的和我争夺食物,而我只用一个薄薄的塑料袋就打败了它们:)
  三清阁建于1903年,是一座全石结构的建筑,佛、道、儒合一的庙宇。门楣、窗子的雕刻很精美,佛像一般吧,没什么灵气。单从外表看来,它实在与惯常的寺庙样子相差太远,再三端详,我都觉得它更像一座碉楼。
  请一位坐在广场边上的老人帮忙拍一张照片。顺手捋捋经过一夜火车又被海风使劲吹了一通的头发,出门前妈妈给编的辫子不知飞散成何等模样了。自从买回了心爱的相机,对于自己的照片反倒不是太在意了,随便有一两张就好了,重要的是把看到的美景多多的带回去。与朋友分享,留做将来的回忆,都是一份珍惜。
  把旅途中的风景分做三类:第一类是最美的,很少,往往只是一个瞬间,能够保存在记忆里就很幸运了,不必奢望留在底片上;第二类是美的,很多,可以比较容易的拍下来;第三类是不美的,多少不定,尽快忘掉就好了。
  过了三清阁,山坡中间有个万佛殿,殿里稀稀拉拉的几排佛像倒也罢了,殿外右侧一片空地上的数十座无头佛像却很有些触目惊心。
  “都是文革的时候被砸掉的。”卖圣水的大嫂说。在离万佛殿不远的地方有一口井,大书“盘古圣水”四字。这个岛被硬生生的和盘古扯上了不少关系,说是硬扯的,是因为我从小学一年级开始熟读《中国历史故事——神话与传说》,对盘古啊女娲啊什么的了解的比我家的族谱还清楚,实在没有听说过盘古他老人家曾经一脚踩出过这么座小山。
  “盘古圣水”一元钱一小杯,我喜欢喝井水,总是有一股甘甜的味道,这里的也不例外。
  再向南走山势越来越陡了,东侧的山崖下,倾斜的岩层被风雨剥蚀雕琢,从某个角度看下去,真的很像一只刚刚从海里爬上悬崖的大海龟。
  很多胆子大的年轻人爬到海龟的头上去拍照。我也胆子大,可是没有人站在上面给我拍照,有点点遗憾。不过好在这一点点遗憾很快就被弥补了。在我端着相机东瞄西望之际,忽然听到前方一个小山坡上一群人在高呼美女,我循声抬头四望,也想看美女,却没想到那群人是在向我呼唤,虽然是为了喊我过去帮他们拍一张合影,但毕竟是头一次被这么多人同时高呼美女,脸上不动声色,心里还是暗自得意了好一会儿的。
  过了海龟就是最南端的一线天了。两侧都是坡度很陡的岩石直伸到海里,中间的山脊就算是路吧,刚刚够一个人走过。不是特别的险,但是有海风来助威就很有些令人心惊了。尤其在一段被磨的很光滑的岩石上走过时,瘦点的人难保不被海风吹下去,毕竟两侧没有一点遮拦。
  过去了是一个小小的山头,这里就是岛的最南端了,也是海风最大的地方。东南两面望出去都是一望无际的大海,西侧挨着锦州港。
  走到这儿才是真正的喜欢这里了。
  喜欢这里的“气势”,强烈的海风,陡峭的岩石,还有在崖角迎风而立的一份胸怀坦荡。
  远处深蓝的大海与淡蓝的天空之间漂浮着一层迷蒙的雾气,分不清天与海的界限。
  在城市中生活久了,连天空都已经习惯了被高楼分割成零碎的小块。一望无际几乎已经成了修辞中一种叫做夸张的东西。
  好在我们还有海。还有海可以把天地对我们敞开,也让我们对天地敞开自己。
游客传媒 | 友情链接 | 关于我们 | 广告服务 | 网站制作 | 免责条款 | 招聘在线 | 联系方式 | 网站地图